品读|罗伟章长篇新作《隐秘史》:看见自己的背面

文/项雷达

对隐秘的好奇和着迷是人的共性,人们都愿意看到那些真正揭示隐秘的作品如何窥探到生活的内部、自己的内心,从中获得安慰和启示。罗伟章的最新长篇小说《隐秘史》,以“隐秘”为名,以“史”为喻,对普通人日常生活表象之下无法言说又真切存在的情绪情感,对那些被隐藏或忽视的意识和心理,予以透视和揭示,直抵人内心世界的隐秘角落。

2022年4月,《隐秘史》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重磅推出,这部荣获首届凤凰文学奖评委会奖(由李敬泽、吴义勤、梁鸿鹰、毕飞宇、苏童等国内著名批评家、作家担任评委的原创文学奖)作品,是罗伟章近年来斩获各类文学奖项,占据《收获》《当代》《扬子江文学评论》《长篇小说选刊》等重磅榜单甚至榜首后,又一部备受文学界好评的长篇杰作。

罪与罚,发现与救赎之旅

《隐秘史》可读性极强。小说借用充满悬念的结构,讲述了村庄里一桩不为人知的偶然事件,叙述的张力和语言的凝练如一帧帧电影画面渐次闪现、推进,让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,跟随主人公一步步进入幽暗而宏阔的意识世界。

这是一个现实世界里的白日梦魇——老君山有无数个洞子,他偏偏进了凉水井上面的那一个;在山野里发现一个洞子再正常不过,他却鬼使神差地非让自己钻进去,越钻越深,直到看见了一件东西——像一个宿命,专在那里等着他,捉弄着他,也注视着他。主人公桂平昌不曾想过,他只是贪图挖走那一丛碧绿的麦冬,却被一个深藏已久的秘密纠缠。在外人看来,他得了一种妄想症、丢了魂,没有人知道他死守着秘密,这个秘密关乎他的心病,关乎去非洲打工的“恶人”苟军,关乎他老婆陈国秀,也关乎他一辈子的恐惧和懦弱。他跌落到了一个无底深渊。

小说用诡谲的幻象,连接起现实和心理两个平行时空,追溯普通人隐藏在日常生活之下的心灵秘史,探索人性深处的平庸之恶和难言之苦,竖起一面镜子,让人们从中看到自己和他人,看清人性中最隐秘的情感,那些被遗忘、忽略甚至竭力否认的情感。这种对心理的深度勘探,是罗伟章小说非常鲜明的特点之一:“我的写作比较执着于探究人的内心世界,因此有的读者和批评家说,我是一个心理学家。我喜欢这个说法,这在我的很多小说当中都有体现,《隐秘史》无疑体现得最为彻底。”

但对心理的揭示、对隐秘的透视本身不构成他写作的最终目的:“我把书中的人物甚至包括我自己放在对面,彼此倾心交谈,我们发现,本来是一件与己无关的凶杀案,却悄然改变了我们的行为方式、我们对生命的态度、对罪与罚的理解。由此,我们慢慢看清了自己灵魂中的大片阴影,而这正是我们在庸常日子里所忽视的。”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